但大部分仍未退

当天,付女士等维权者和对方发生言语冲突,甚至惊动了警方。“警察来后,当场让他将万柳集团的人叫来解决。”据付女士称,当时正值apec期间,万柳来的人态度也很诚恳,当场表示apec后立即退钱。付女士称,后来,万柳的确退还了几个人的钱,但大部分仍未退,“等我们再联系时,又是不接电话了。”

昨天,北京晨报记者查询万柳集团官网,在其首页的“全资公司”一栏中,北京西洼休闲俱乐部仍在其中。俱乐部简介写道,北京西洼休闲俱乐部隶属北京万柳置业集团。记者按照网站提供的两个电话拨打过去,始终无人接听。

随后,记者致电万柳集团客服,客服证实,西洼俱乐部的确已经关门,公司有专人在负责西洼俱乐部退费,“不过前段时间,这位负责人离职了。”

客服随后留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,并表示会将记者的采访意图转达新的负责人,但截至发稿时,记者未收到任何答复。

2014年11月份,付女士开车前去讨钱。到了才发现,前来要钱的会员不止她一人,当天就有十几人在维权。“我们在现场才发现,财务室其实一直有人,但电话响后从来没人接,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嘛?”

北京李建成律师事务所的张雪东律师表示,俱乐部虽然关门,但承诺退钱,就要兑现,否则消费者有权起诉。对于还款期限,如果双方有约定,超过约定日期后,消费者可起诉。对于起诉主体,张律师称,消费者最好先去工商部门查询,如果西洼休闲俱乐部有独立法人资格,消费者只能起诉它,如果属于万柳集团的分公司性质,消费者还可将万柳总部起诉。

2013年底,付女士前去消费时,发现西洼俱乐部已经“改头换面”,“换成了一家名为‘健一’的休闲会所,我们拿出原先的西洼俱乐部会员卡,对方说不能使用。”付女士回忆,和其他一些俱乐部“跑路”不同,虽然西洼俱乐部没了,但仍留了一间财务室,“我们找过去,对方说会退款,我们这才离去。”

另一位维权者徐先生告诉记者,自己卡中还有3000多元,但一直找不到人,万柳方面也一直不给说法。

付女士告诉记者,2008年初,她和丈夫在北京西洼休闲俱乐部办理一张会员卡,充值8800元。此后,夫妻俩因工作忙、离家较远等原因,消费次数并不多,直到2013年,会员卡中仍有会费5000多元。

然而,付女士等了1年也未见退款。“期间,已记不清给这个所谓财务室打过多少次电话,但很少能打通。”

付女士是北京万柳集团旗下的北京西洼休闲俱乐部会员,2013年前去消费时,发现俱乐部已关门换人,而会员卡中仍有5000余元会费。此后一年多,付女士和众多会员联合维权,但截至昨天,万柳集团仍未给其办理退费。